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比炒股更疯狂地炒邮票

2018-09-25 09:28:00

南京文交所的交易商打出“让您像炒股一样炒邮票”的海报,吸引投资者。 (CFP/图)

被叫停的文交所卷土重来,这一次推出的是邮票卡币“电子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像炒股一样炒邮票,“邮卡币电子盘”是一个缺乏监管、比A股更疯狂的游戏。

“有连续6个跌停,但也有连续7个涨停啊!”谢小文对南方周末说,高回报总是要有点风险的。

2015年初,这位戴着金边眼镜、卷发、微微发福的“师奶”,经朋友推荐,开始在文交所电子交易平台炒邮票。谢小文并不懂邮票,但在近半年里把10万本金变成了40万。

6月27日是个星期六,这天上午十点,谢小文来到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东路紫园商务大厦9楼,参加南京文化艺术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南京文交所)广东地区经纪公司的投资课程。谢小文提前半个小时到,用手提袋帮朋友占了个座位。

这间十多平米的办公室,摆满6排10个折叠座椅后,只留下仅容一人通行的过道。屋子右前方角落里摆着一个讲台,正前方墙上挂着一块投影幕布。

这是谢小文第二次来这里听课,上一次是来开户,这一次是特意过来学操作技术。

她分别在南京文交所钱币邮票交易中心、湖南省中南邮票交易中心(以下简称中南邮票交易中心)、广东省南方文化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南方文交所)钱币邮票交易中心开了三个户。

成交量超过新三板

虽然不为大多数人所知,但文交所的成交量惊人。以2015年6月30日这天为例,南京文交所公布数据显示,其当日成交量约为38亿元。同一天,拥有2631家挂牌公司、备受关注的新三板成交金额约为7.5亿元,仅为它的1/5。

十点,正式开始上课。

一位被大家称作“刘总”的中年男子,边讲边示范如何画切线。谢小文和在座的人们一起掏出小本开始做笔记,时不时打开拍下画线图。

刘总拿其中一只邮票讲解,“急跌两天,散户被套牢,这个点位大家千万别割肉,因为主力还没走,必然还会反弹,反弹才是你逃跑的时候,也是庄家拉高跑路的时候,此时不跑就会真的被套。”

乍一听,很多人恐怕会以为误入了炒股课堂。在很多文交所的宣传中,炒邮票就跟炒股一样。用户在上提交身份证照片、开通银的银行卡照片,即可开户;通过银开通银商银权转账、绑定银行卡后,即可交易。

2013年10月21日,南京文交所钱币邮票交易中心上线,成为家,也是目前一家钱币邮票实物挂牌交易平台。它的原理很简单,通过实物挂牌的方式将原本分散于邮币卡现货市场的邮票、钱币等收藏品实物集中起来分类托管上市,基本按照A股机制进行交易。

文交所的交易时间是周一至周六9:30至11:30、13:00至15:00,比A股多出一天。的不同是,A股实行T+1的交易机制,也就是当天买入的股票,第二天才能卖出,而文交所实行的是T+0,即当天买入即可卖出,并可买入卖出多次。

2014年8月7日,南京文交所钱币邮票交易中心在上线9个月后,创下市值超10亿元、日成交额过亿元的纪录。9个月后的2015年5月23日,创下历史交易额—78亿日交易量。

虽然不为大多数人所知,但文交所的成交量惊人。以2015年6月30日这天为例,南京文交所公布数据显示,其当日成交量约为38亿元。同一天,拥有2631家挂牌公司、备受关注的新三板成交金额约为7.5亿元,仅为它的1/5。

这样的成交量,与T+0的交易规则密切相关。谢小文的主力资金就放在了南京文交所。每天上午、下午各操作两次,一天几千块进口袋,她对南方周末说,“只要你有时间,有精力,就可以玩。”

这一交易规则并非新创,四年前中国各地开花的文交所,竞相推出艺术品资产组合交易,正是采用了T+0。

经纪公司全面铺开

“这里打新比股市中签率要高,依前面的经验看,打新都是稳赚,涨幅可达30%。”

谢小文去的这家经纪公司,名为广州市泉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褚霆。这家公司2014年8月注册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成为南京文交所的经纪会员—有些类似股票市场的券商。

褚霆的一位朋友向南方周末透露

比炒股更疯狂地炒邮票

,自从有了这个公司,褚霆整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好不容易见了一面,聊完之后还有几拨人在等着跟他聊。

要成为南京文交所钱币邮票交易中心的会员,需要一定条件,一级会员需要是注册资本金不低于50万的企业法人,二级会员是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或其他经济组织;要有独立、固定经营场所,经营管理团队中至少1人具备3年以上金融或钱币邮票藏品投资、经营管理经验。

除此之外,一级会员要向交易中心缴纳代理费,10万元为年度管理培训费,2015年以后申请的还要缴纳40万元代理保证金。

每个经纪会员都分配有自己的自营号段,交易中心还要对经济会员考核,一级经纪会员年开户不能少于500户,月均交易金额不能少于1亿元;或发展二级经纪会员、整体年度新增会员1500户、月均交易额不少于2亿元。

二级会员先要有三个月考察期,未完成有限开户30户、交易额0.3亿元以上的,结束合作。

2015年6月2日,广州市泉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就在广州市开设了家体验店,开张那天,南京文交所钱币邮票交易中心副董事长汪新淮、市场总监马鹏程等亲自到场。

广州市泉藏贸易有限公司的业务员小张力邀客人通过她开户,因为直接在南京文交所平台开户,可能会耽误审核时间,错过周一打新,“这里打新比股市中签率要高,依前面的经验看,打新都是稳赚,涨幅可达30%”。

据她介绍,2015年以来,在她这里开户的有好几百人,“在投资公司那边更多,因为都是批量开”。

2014年9月1日,上海,上海邮币卡交易中心在苏州河畔的百年上海邮政大楼开业。初期开通挂牌、竞价两大交易模式,年底还有托管邮票等服务市民。 (CFP/图)

谁在监管

据彭中天透露,文交所在联席会议审查合格之后,并没有被纳入证监会监管范畴,而只是由各地金融办监管。

因为暴涨暴跌所带来的社会风险,曾经兴旺一时的各地文交所在四年前被国务院“38号文”叫停并开始整顿。

于是,文交所开始把重点放在了邮币卡产品上。和艺术品相比,邮卡币天然就是不可切割的单位,已经规避了“38号文件”中所说的“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的问题,不过,从今天各个文交所的邮卡币交易平台来看,T+0的交易规则已是通例,而并非“38号文件”明确的T+5。

南京文交所对外宣称,自己是全国一个得到省级金融部门批复同意开展钱币邮票线上交易的平台,并在官贴出了江苏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于2013年10月17日印发的《关于同意南京文化艺术产权交易所开展钱币及邮品线上交易的批复(苏金融办复〔2013〕205号)》。

这份批复中提到,“南京市金融办加强业务监督管理,督促公司严格按照《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发办[2012]37号)等相关要求开展业务”。

2013年12月23日,证监会再次发出《关于禁止以电子商务名义开展标准化合约交易活动的通知》指出,部分公司以电子商务名义,采取集合竞价、连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存在较大风险隐患。各地区、各部门要高度重视,认真开展清理整顿工作。

就此话题,南京文交所拒绝了南方周末的采访请求。

而在2014年10月,南京文交所总裁周军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南京文交所作为一个在混合所有制下建立的文化服务平台,他们受到当地政府支持,也是全国文交所中受省、市、区三级金融管理机构监管的文交所,他们所有上线的平台及产品、交易规则、流程都要经江苏省金融工作办公室批准。

南京市金融工作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对南方周末表示,南京文交所所在的栖霞区没有设置金融工作办公室,而南京市金融办只是作为中转单位代南京文交所向上级审批单位递交申请,具体交易细节应该向审批单位咨询。南方周末未能联系上江苏省金融工作办公室对此置评。

全国文交所行业协会筹备组召集人彭中天对南方周末表示,此前文交所艺术品等额交易代表的是虚拟股权,而邮票代表的是天然分割物权,“要是T+5就完蛋了”。在他看来,邮票是物权交易,不应受T+5的限制。“没听说过当天买了青菜不能当天卖的。”

根据“38号文件”,中国筹建了由证监会牵头、多部门参加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以下简称联席会议)。联席会议常设在证监会。

但问题是,据彭中天透露,文交所在联席会议审查合格之后,并没有被纳入证监会监管范畴,地位尴尬。“不承认我们是证券,也没有其他部门监管,文交所到底是什么?我也困惑了。”彭中天感叹。

在他看来,各省、市级金融办作为文交所的直接监管部门,只监管到申报具体交易品种、交易模式,并没有对具体业务的监管,交易过程没有人管,也不用报交易数据,没有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监管。

这意味着各地文交所成了一个无人监管的真空地带。

2015年3月9日,上海,曾经红红火火的邮币卡市场,已经变成了资本交易。 (东方IC/图)

“游戏规则我们控制不了”

2015年5-6月期间,南京文交所手续费调整了四次,从1去到3又调回1。

尽管T+0操作起来短线赚钱快,但谢小文也有眼睁睁看着一只产品涨停、跌停,系统却怎么都登录不了、无法交易的经历。

2015年4月,南京文交所先后两次在官发布了“关于部分投资人会员使用抢单软件造成系统交易异常”的公告,采取的对应措施,先是公布部分使用抢单软件的交易账号,予以警示,接着是冻结账号一周。

谢小文不相信这个解释,她更多怀疑这背后是机构、庄家在操盘,尽管也有日常涨跌幅10%的限制,但涨停、跌停太快,大跌大涨常常只是几分钟的事情。

“游戏规则我们控制不了啊。”支撑谢小文这一判断的另一个理由是,交易手续费总是变来变去,2015年5-6月期间,南京文交所手续费调整了四次,从1去到3又调回1。

即便如此,谢小文还是舍不得离场,越来越多像她这样的投资人正在通过口口相传涌入这一市场。在南京文交所钱币邮票交易中心站的通知公告中,除了停牌、中签、风险提示公告,就是各地经纪会员签约送礼活动的信息。

南京文交所经纪公司的职员向南方周末介绍这一业务模式,称之为“文化+金融+互联”。

2014年10月,南京文交所总裁周军接受《中国文化报》专访时称,南京文交所弥补了传统线下交易的多重问题,品相、保管、运输、资金、诚信、变现六大风险。传统的邮币卡交易都是线下的,收藏者、投资者难以判断邮币卡真假,而他们通过来源的可靠保证了真实性甚至稀缺性。

尽管在全世界还没有哪一个地方的邮票卡币实现了“类证券化”,但南京文交所的做法受到了地方政府的认可。南京文交所继2014年获得南京市文化产业“金梧桐”奖“文化产业创新奖”后,2015年南京文交所总裁周军又荣获“南京文化产业年度贡献人物”。2015年2月,南京文交所《钱币邮票交易电子商务平台》项目获得“2014年南京市电子商务专项资金”扶持。

南京文交所的交易规则中,设计了实物交收环节,但实际操作中,更多是与收藏无关的投资和投机。

以三轮虎大版为例,南京文交所公布的藏品市场采集表显示,这一品种现货基准价不过1928.33元,南京文交所线上交易五日均价为35418元,线上线下价格偏离了1736.72%。

“刘总,讲讲熊猫吧!跌得我好心痛!”在个股推介的时候,一位坐在前排的年轻女子提议。她指的是10年熊猫银币,一周以前,这款银币从价位2600多元开始下行,跌到了当天的1800多元。

刘总的回答是,“熊猫,什么时候买都是对的,银币迟早要到。跌一点就进一点,等到目标价位卖掉。”南京文交所市场信息采集显示,当时这一银币的现货基准价不到600元。

“错过了股市300点,错过了房价1000元/平方,您绝不能再错过邮市100点。”这是南京文交所一家经纪会员在上打出的口号。南京文交所自2014年3月3日正式发布钱币邮票综合指数,指数基准日为2013年10月20日,基点为100点,2015年6月30日,这一指数为3691.21点。

在南京文交所的示范下,2015年以后,各种邮币卡交易平台扎堆上线,总数已超过20家。光是2015年6月,就有南昌文化产权邮币卡交易中心、广州商品交易所钱币邮票电子交易平台、中国艺交所邮币卡交易中心、西部商品交易中心邮币卡运营中心等4家平台上线。

彭中天对南方周末表示,这一方面因为邮票有“群众基础”,同时也说明各地文交所没有创新精神。2011年整顿以后,原则上一省一个文交所,但是每家都是综合类,相互攀比,没有形成各自特点。

这一幕,像极了四年前文交所艺术品投资。即使经历了一轮整顿,依然还有投资人上当受骗。近的一个案例是2014年2月,注册地在香港的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采用翡翠份额化交易,仅运营3月后,老板携平台上7亿元资金跑路。

谁的文交所

南京文交所可能是个特例。

谢小文相信,内地的文交所和香港的毕竟不同,背后都是政府、国企。

但南京文交所可能是个特例。

南京文交所背后,是南京文化艺术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8月10日,注册资本3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周军。

该公司一共有三家法人股东:国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占比5%,以下简称国影投资),北京兰亭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4%,以下简称兰亭风),南京八城科技有限公司(占比71%,以下简称南京八城)。

其中,国影投资的股东为中国电影基金会、北大青鸟软件有限公司及其关联企业,还有杨天、王国伟两名自然人股东。

北京兰亭风和南京八城,均为自然人控股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南京文交所的大股东南京八城,成立于2005年9月5日,主要经营范围是计算机软硬件的开发、销售;计算机系统集成,住所在南京市鼓楼区千秋情花园02幢504室,这是一个住宅。

2014年7月24日,南京八城的注册资本由100万变更为1000万,法定代表人由高玉文变更为周军,股东也从原来的高玉文、高洪娟两人,增加了周军。

高玉文在2014年8月参与投资成立江苏大威德文化艺术产权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与南京文交所为关联企业。高洪娟和周军在2011年10月还共同出资注册成立了江苏天高投资有限公司,高洪娟任法定代表人,注册资本500万人民币,周军475万元、高洪娟25万元。

北京兰亭风成立于2010年7月,注册资本300万,成立三个月后,公司投资人郭瑞庆、付英俊退出,孙良友、姜宗魁接手。

这个变更或与一起诉讼相关。

2006年4月,郭瑞庆注册成立北京中盛怡和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唐山分公司,并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涉嫌非法经营1.7亿余元未上市原始股,包括郭瑞庆在内的北京中盛怡和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五名高管被提起公诉。

2010年6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非法经营罪,判处郭瑞庆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五十万元。被告没有上诉,该判决生效。

郭瑞庆被列入了被执行人名单,2010年12月22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案号(2011)二中执字第00072号。

2012年5月7日,北京兰亭风的法定代表人由郭瑞庆变更为孙良友。这一变更后面也跟着一起法院执行文书。四个月后,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向北京兰亭风开具了(2012)朝执字第12092号执行文件,不过未被履行,北京兰亭风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尽管从工商信息上与北京兰亭风没有什么关联,郭瑞庆至今依然是2011年8月成立的南京文交所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更有意思的是,南京文交所在2014年和湖南省中南邮票交易中心达成了战略合作。

中南邮票交易中心背后是湖南省中南邮票交易中心有限公司,2014年11月28日注册成立,股东为江苏金翰麒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金翰麒)和联合利国文化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利国)。

联合利国的大股东为湖南报业集团,而江苏金翰麒的股东是南京文交所和江苏中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周军。

从交易环节来看,文交所并无太大地域限制,南京文交所的这一合作让人

难以理解。彭中天认为,这背后原因比较复杂,也许是出于分散风险的考虑,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湖南省中南邮票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注册三天后,股东变更,在原股东基础上加入了周军、郭宏波、苏心灵、孔爱民四位自然人股东。

相比南京文交所300多亿市值的总量,中南邮票交易中心等后续进入的交易平台盘子不到100亿甚至更小,谢小文曾试探着在另一家平台开户,发现一轮跌下去之后就很难再涨起来,已经被套三个月。

上完两个小时的课后,一堆人围上去问刘总要号。谢小文也凑过去问刘总是否该从这家交易所割肉跑路。

“你看你看,全都是绿的,不要去玩了,盘子太小太脆弱,主力一扫荡就完了,涨的时候你买不进去,跌的时候你想跑也跑不赢,等等吧,至少半年才能解套。”刘总说。

(应被访者要求,谢小文为化名)




2kN单柱万能材料试验机报价
手动洛氏硬度计厂家
石墨烯生长炉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